社会问题


经常会听身边的人说:

唉,中国的硬件跟得上去,但是软件不行。

我们什么时候能有自己的品牌?

什么时候我们才能会更加文明?

素质有待提高。

G20峰会正在举行,还是有类似的声音,中国还不够强大,中国是制造业大国,中国只能是生产别人设计出来的产品,而且高端的产品一般都不会是中国能够企及的。

这的确是一个问题,而且是一个很大的问题!

我知道在我们的身边已经有很多人在不停地努力尝试去改变我们身边的世界,尝试通过自己的努力让中国以外的世界知道,我们中国人是没有什么做不到的,我们可以非常文明。尤其是这段时间通过互联网,我认识了越来越多这样的朋友。我对未来是充满希望的。

然而,在我看到我们不停努力,不停进步的同时,我觉得我们也需要更多人的能有同样的主人翁意识,因为:现在除了中国人自己,相对比较发达,比较文明的国家或地区的人,对我们中国人整体的素质评价还不是很高。

中国的形象是谁塑造出来的?外国人吗?显然不是!

塑造出中国以及中国人形象的,正是我们中国人自己。

你是中国人吗?如果是的话,你就有责任一起塑造代表着我们大家的形象。

说中国没有品牌,不就是说自己没有品牌吗?说中国人素质不高,难道你不是中国人?

简单地说,有人说你家的孩子素质不高,你会说,对哦,我得尝试去改变他/她,让其提高。

为什么有人说中国人素质不高的时候,你却只会人云亦云呢?

如果大部分中国人只是在那里说,而期待着少部分的中国人去改变中国人的形象的话,有点不太现实。但人性就是这样,想得到但却又不想自己去下功夫,总是期待着事情会自己发生,或者是说希望身边的其它人去令它发生,坐享其成。

停止无谓的评论与批评吧,如果我们已经注意到这个问题,为什么我们不一起努力去做呢?

(此文只是抒发心中所感,并不针对任何人)

Jeff Wang

What We Can Imagine, What We Can Achieve!

最近人民币持续升值,给我国的外贸行业带来了很大的影响。

记得不知道在哪里看过还是听过这样一句话:“一个国家的发展不能总是依靠廉价的原材料和富足的人力物力”。我自己觉得在人民币升值这样一个大挑战之下,蕴藏着中国由劳动密集型社会向服务型社会转型的机会。

挑战向来都是与机遇并存。机遇就是中国终于迎来了由一个level转向另外一个level的时机,挑战就是由劳动型到服务型将会是一个非常辛苦并且长期的过程。

香港之行

上星期四去香港与客户开会,在一家西餐厅吃完午餐后,我跟另外两位同事想要上网准备一些待会见客的一些资料。我们三人三部notebook,但全部都是没有电的。当时所有客人都埋单离开了,只剩下我们三个,而且我们也已经埋单了。我们问waiter是否有plug-in充电,waiter很热情地话我们坐的位没有,但是可以帮我们转台。于是,我们就来到了另一个桌子。一过去发现原来只有一个插口,这时他们的大堂经理好像发现了这个问题,马上跟我们说可以帮我们找adapter,并且马上给我们送来了两个。然后我们在那里准备了1个多小时的资料才离开。这个过程中没有任何人过来打扰我们,全程都觉得很comfortable。

中午上去客户那里开会的时候,刚好碰到饭店给公司送饭。送饭的那位啊姨也真是好有素质,别人拿篮子回来给她的时候说了”唔该你”。这只是一句很普通的话,但是关键是在于我在香港,总是能听到这样的话语。扫垃圾的啊姨,见到我们把垃圾丢在垃圾车(而不是丢在马路上),她也微笑地对我说声“唔该你”,让我觉得很亲切。她的形象也很高大。

我想,这大概就是服务型社会的缩影吧。

广州经历:

星期六跟女朋友去吃寿司,我有VIP卡。只见埋单的时候,我们的对话是这样的。

女侍应:有会员卡吗

我:有

女侍应:拿来

…当时我真的是无语,我这个VIP是乞丐吗?好像VIP可以打折,所以我占了她们便宜是的。

公平的说

公平点说,广州算是中国市场经济发展得比较好的地方了,我在很多地方也开始享受到很好的服务了。就是在普及上还有很长的一段路要走。另外,我觉得很多事情都是相互的,有很多顾客素质不高,也很可能让服务他的人心生情绪。

比如,今天我去一个饺子店吃饭。有个顾客,40几岁,看上去人模人样的,他要埋单的时候有一些东西要打包。招手要服务员来时服务员问他“请问您需要什么?”他旁边的人说“埋单,还有拿几个饭盒打包。”那个人就在旁边很没礼貌,而且嘲笑地说“要不然你以为是要什么?”言下之意就是叫服务员不要总是想着让顾客多点菜的意思。但是至于用这样的语气吗?别人说“顾客就是上帝”,他还真把自己当成上帝了…

总之,服务型社会需要的不只是服务者提高服务质量,提高自身素质,我觉得消费者也得提高自身的消费素质,两者都互相体谅,相互促进,那样我们才能以更快的步伐迈向服务型社会。

Jeff

28 July, 2008